小精灵

普通人

我有罪

不应该逃避现实,看电视剧到深夜
提醒自己这是无聊打发时间的事情 要睡觉否则变丑
这种复仇的故事不是真实的
就是忍不住看了一集又集
每天都要面对现实琐事,到了晚上就想要挣脱
可是自己只是看虚构人物来满足
难怪电视剧这么多,随便看一部都爱不释手
身体越累意志力越薄弱,再这样下去就完蛋了
真是对不住小邓,我太差劲了,不行动起来,
反而一直逃避现实。没脸见他,晚上他就回来了,
反正今天不能加班尽快完成工作,早点回去做饭

男朋友好可爱

男朋友太可爱了,长的虎头虎脑的,虎背熊腰,像熊一样壮,一层厚厚的脂肪,三寸头发,表情总是那么自然,稍微逗一下就会露出甜美的微笑,好温暖,像个大宝贝。

每天都很思念,天天晚上视频舍不得挂
在办公室时时想着这个傻逼
想着他就傻笑
同事以为对他笑

我想过什么样的日子

我要从新思考
我已经有了你
每个星期见一次
不够
要搬家
每天晚上都空空的

每天看不腻
听不腻
对小邓着迷,时时刻刻都想他,他去哪里都牵挂着。

杀戮

边城诗社:

文/林田


这世界不存在和平
只要生物存在
杀戮就不会停止

为了自我的生存
杀吧
吃吧

做一个只为自己的存在而努力的人吧
杀戮
只为自己的生存
不为杀戮的乐趣

我流着泪杀掉一只羊
我流着泪摘下一株稻
我流着泪呼吸这空气中的每一粒尘埃

我杀死的
也成为我的一部分
我不希望那是怨恨

正如有一天我死去
杀我吧
吃我吧
那食腐的蚂蚁和秃鹫

我不会怨恨
我会感激
感激任何存在于我的生灵
感激我将依存的生灵

我诞生于死
死后又将重生
我时刻在死去
也时刻在诞生

正如这个世界
时刻在杀戮
也时刻在救赎

边城诗社:

文/林田

我有一个爸爸
我有一个妈妈
我有一个弟弟
他笑起来像个娃娃

我的爸爸不爱回家
有一天他得罪了天下
他说全天下只能和我说实话
他想杀了妈妈

我的妈妈不爱说话
天天以泪洗面
她说全天下只能和我说实话
她怕爸爸杀了她

我的弟弟特别爱笑
他经常问我
姐姐为什么妈妈爱哭
为什么爸爸变得可怕

我说爸爸啊不要恨了
我说妈妈啊不要怨了
我说弟弟啊不要怕了
有我呢,你们都有我

爸爸和我说话吧,你还有我
妈妈对着我哭吧,你还有我
弟弟抱抱我吧,你还有我
我不能恨
我不能哭
我不能怕
因为我还有我

把所有的怨恨倾泻在我身上吧
让所有的怯懦投靠我
我笑笑说没关系
世界还在,你们就是我的家

遇见你多么美好,

年轻的小生命,

 
 

你愉快的说去摘花,

我好惊讶,

不知道你从哪里学来的词语,

跟妈妈说了下拜拜,

我们就无所事事的出发了,

 
 

你观察细微,

大车,小车

小鸟,蝴蝶

见到自己能叫出名字的东西

你都会观察一会儿

 
 

我们东看看,西看看

遇到感兴趣的我都会告诉你它们怎么说

你会认真的记在心里

 
 

你不放过每一个角落

终于发现了花朵

然后就专心的摘到篮子里,

还有一种黄色的花,

我没有说它漂亮

你一朵都没摘

 

22号日记

经过两个月乱七八糟的折腾,黑色的乌云消退了。


我还是和以前一样时而凌乱、敏感、歇斯底里,空虚、脆弱


时而热情、阳光、灿烂、天真爱幻想,总是带着甜美的微笑


时而冷静、包容、果断的行动


我的能量波动很大  


曾经
我一天四变


早上起床的时候情绪低落、悲伤


然后两个小时里是正常的


快到中午的时候很开心很热情


下午疯狂


晚上安静、温柔


 

黑色独舞

边城诗社:

文/清醒纪

 

在静止的恶浪中

我挣扎着翻腾出波澜

没有风的吹拂

我窒息的眼睛总颓废无神

然而诗人的马开始驮着我奔跑

我捕捉到了一丝新鲜而洁净的空气

然后寻找到一些赤裸的小翅膀

在上面暂时栖息甚至永存

 

我用浅薄荒唐的语言呐喊

但没有人回应

我意料中结果应当如此

燥热疯狂的人群尖叫摇摆

不能听见执著而恐慌的诗句

 

我嘶哑的喉咙干燥发痒

我必须抗战  我必然歌唱

那些凄厉或者幼稚的声音

似乎预示着一卷永难完结的诗篇

在不知疲倦的行走中支离破碎

带着鲜血淋漓的伤口

 

我不能停止

我自由而锐利的声音那么张狂

它们说它们需要舞蹈

尽管它们存在的空间狭小冰冷

但黑色的夜赋予它们清醒的灵魂

它们可以像风一样无处不在

 

我忠诚地热爱它们并赖以为生

刀刻一般的孤独于是显得弱不禁风

那些绝望的诗歌哭干泪痕

服用大量的蓝色镇痛剂

不再疼痛到难以入眠

 

我终于可以消失在无尽的旷野

空气清新   春暖花开

只是风依旧吹来黑色的种子

精致的面具彻底取代了虚伪的脸

用一种傲慢得近乎可笑的声音

大口大口吞咽着某一天的朝阳

重复着曾经的难醒梦魇

 

错综纠缠的光线沉淀

延伸于一条漆黑却炫丽的路

鸟群大片大片飞过

它们的叫嚣给我明媚的安慰

我永久地奔跑着

和所有自由的勇士共同奔跑着

在风慈爱赞许的注视中

跳一段永不褪色的黑色独舞



来自:清醒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