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精灵

普通人

黑色独舞

边城诗社:

文/清醒纪

 

在静止的恶浪中

我挣扎着翻腾出波澜

没有风的吹拂

我窒息的眼睛总颓废无神

然而诗人的马开始驮着我奔跑

我捕捉到了一丝新鲜而洁净的空气

然后寻找到一些赤裸的小翅膀

在上面暂时栖息甚至永存

 

我用浅薄荒唐的语言呐喊

但没有人回应

我意料中结果应当如此

燥热疯狂的人群尖叫摇摆

不能听见执著而恐慌的诗句

 

我嘶哑的喉咙干燥发痒

我必须抗战  我必然歌唱

那些凄厉或者幼稚的声音

似乎预示着一卷永难完结的诗篇

在不知疲倦的行走中支离破碎

带着鲜血淋漓的伤口

 

我不能停止

我自由而锐利的声音那么张狂

它们说它们需要舞蹈

尽管它们存在的空间狭小冰冷

但黑色的夜赋予它们清醒的灵魂

它们可以像风一样无处不在

 

我忠诚地热爱它们并赖以为生

刀刻一般的孤独于是显得弱不禁风

那些绝望的诗歌哭干泪痕

服用大量的蓝色镇痛剂

不再疼痛到难以入眠

 

我终于可以消失在无尽的旷野

空气清新   春暖花开

只是风依旧吹来黑色的种子

精致的面具彻底取代了虚伪的脸

用一种傲慢得近乎可笑的声音

大口大口吞咽着某一天的朝阳

重复着曾经的难醒梦魇

 

错综纠缠的光线沉淀

延伸于一条漆黑却炫丽的路

鸟群大片大片飞过

它们的叫嚣给我明媚的安慰

我永久地奔跑着

和所有自由的勇士共同奔跑着

在风慈爱赞许的注视中

跳一段永不褪色的黑色独舞



来自:清醒纪

评论

热度(8)

  1. 小精灵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